推嬰兒車到台北車站二樓的障礙重重

By
2016年最後一日剛好自己排了個休假不用上班,而是約了很久未見面的朋友聚聚喝下午茶,因為有從淡水、新莊與台大公館等三個方向出發,選定了三方路線交會的台北車站二樓微風廣場的翰林茶館集合,搭乘大台北地區的公共運輸其實是很方便的,但是,推著嬰兒車可真是辛苦!

從我住處出發到捷運站其實遇到人潮的狀況,出門前其實已經預期了,從平面道路要到地下的捷運站,就得找有升降電梯的出口,台北捷運的每一站都有配備一升降電梯出入口,明顯易見,但是有時會要繞遠路,問題倒是不大,捷運的標示、動線,在捷運的台北車站都算簡單,抬頭看指示都還可以前往就達到了。

真的問題就是當從捷運轉到台鐵的台北車站,我的媽呀!捷運板南線出站只會看到往「台鐵月台」,是給一般人看的指示,通往台鐵月台的連通道有無障礙坡道,但是指示牌你看到的時候,就只會出現在無障礙坡道的距離不到一公尺的距離,所以若是過去沒有走過連通道者,我想根本應該是不會知道無障礙坡道到底在哪邊?!要不是我常須台北-花蓮往返,也許我還真的會不知道!

當我抵達台北車站台鐵高鐵的剪票口層(B1),只有看到往月台層(B2)的電梯,看不到往樓上二樓,也看不到往一樓的電梯,然後看了高鐵出口處的平面地圖,有「升降電梯」的示意圖,就是沒有所在位置,花了快一分鐘找「升降電梯」,在地圖上看了八遍就是沒有,眼看與人相約的時間就快到了,只好去問台鐵出站閘口票務員,得知要搭往二樓的電梯,得要另外繞到搭乘淡水捷運的地方去搭,在目前的剪票樓層沒有電梯可以搭往二樓!

有可能繞過去只為了搭電梯嗎?當下決定辛苦一 點,跟老婆商量分工,一人負責抱著女兒,另一人負責扛嬰兒車(就是我),從剪票口層(B1)到一樓大廳有手扶梯可以搭,但是從一樓大廳到二樓居然只有樓梯!還好我們還是可以克服,原來一樓通往二樓的樓梯有四處,但是並非每處都有手扶梯,就算有手扶梯,也都只有單向的往上或往下,電梯呢?

台北車站二樓微風廣場基本上沒設置給殘障/嬰兒車搭乘的電梯

台北車站二樓微風廣場基本上沒設置給殘障/嬰兒車搭乘的電梯,因為後來聚會結束在東側的電梯間,有四部僅一部可以使用,但是只標示「微風使用」(意思是店家搬運貨品使用),從二樓搭下去直接到一樓東二門(通往台灣鐵路管理局的官方入口,無法通往大廳),到了一樓之後想說應該有到捷運的電梯,後來進到大廳有看到電梯,居然是上鎖的,除非是要搭乘台鐵的旅客可以透過台鐵人員進行電子票証刷卡搭乘電梯直接到月台,而且只能到台鐵的月台,經詢問後要到捷運的電梯,必須從南二門出去站外才有電梯可搭乘到地下街去。
到底如何搭電梯到二樓?

DSC_0147
照片來源:http://www.sunable.net/node/2359

稍微上網查了一下,整個台北車站要到二樓的電梯,只有一部,而且必須得先到車站一樓外面的「東二門」,從東二門進去才會看到全台北車站站體唯一一台有標示「殘障/嬰兒車」使用的電梯,車站外都沒有標示的(很多年的老問題至今依舊沒改,而且看起來也不想改的單位...)

如果沒事,不要約台北車站二樓,我覺得會是比較好的建議了。XD

PS.本文原發表於我的個人臉書網誌,連結網址

自製 iPad 底座,用 小米手環 紙盒蓋即可

By
我的 iPad(New iPad) 買了也好歹有兩三年了,但是目前還是很好用,最近帶到辦公室使用,不過有時要讓 iPad 自己站好,但又因為現在沒在使用皮套,所以它根本無法自己站立,所以想了一下,看看目前辦公室位置桌上,到底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他變身成為 iPad 的底座支架,發現已經空的小米手環的紙盒,放在那邊也是浪費了一個空間,拿來當做底座支架好像似乎不錯,就來自己 DIY 做一個吧。

到底該寫「每況愈下」還是「每下愈況」呢?

By

這一篇是今日在臉書又看到臉有轉貼張大春臉書舊文,然後自己想了想發現其實自己也不知道用哪個正確,所以只好把該文看過,然後再透過寫入自己的部落格來當做是一個學習記錄。

「每下愈況」典出於《莊子‧知北遊》裡東郭子和莊子相應答「道,惡乎在?」(道,究竟在哪裡呢?)的一段。莊子把看似粗鄙的玩笑兜回一個幽深而抽象的概念───他說:「道是無所不在的。」東郭子希望他講得明確一些。莊子於是一連用了幾個「地位卑下」的語詞,表示「道」會顯現在「螻蟻」、「稊稗」、「瓦甓」、甚至「屎溺」這樣的東西物上。

接著,莊子還打了一個譬喻:如何判斷一頭豬到底肥不肥呢?答案是看豬腳。豬腳越往下、也就是越不容易肥的所在,一旦肥了,就越能顯示整頭豬的肥。這個譬喻說的就是「『道』在低下之處越發明白」。「況」字在這裡是表示「明白」、「明顯」、「清楚」的意思。「每下愈況」這個詞,也只有在應答「勘查道在何處?」的回答時,才有意義。

上面這一段就是「每下愈況」的典故,但是到底能不能跟「每況愈下」混用?了解詞語演變的話,可能就無法混用,所以詳細還是要把張大春那篇《每況愈下有甚麼不對?》全部看完,就知道以後應該要用的是「每況愈下」、「每況愈下」、「每況愈下」(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我在不同的媒體上用不同的方式解釋同一個問題,其再三再四、不厭其煩,莫過於「每況愈下」與「每下愈況」這個題目。說了那麼多次,還是有人會來信問:究竟該說「每況愈下」呢?還是該說「每下愈況」呢?我不能責怪每一次來問的朋友:「怎麼不知道我寫過?...
張大春貼上了 2015年4月28日

《灣生回家》之 Google Play 圖書 電子書推出文字重排版 使用經驗

By
三月時寫過一篇跟此書《灣生回家》有關的心得小文章,這次再來寫一下購買這本書的電子版的經驗分享及呈現的效果。

圖片來源:《灣生回家》臉書 https://goo.gl/onDOpz

得先提一下會寫下這篇文章的真正原因是,今天5/29晚上要來參加這場講座「"灣生回家"最後一場加碼:5/29信義學堂」,加上自己只有買電子版沒有買紙本書,更加上自己又熱心推廣電子書的發展,一定要自己來帶頭一下,只要有出電子版,且在品質較好的平台上(如 Google Play 圖書、PUBU 電子書城 或 一直聽說要開卻開不了的台灣的 Apple Bookstors 等...),我是願意嘗試並付費與體驗的。

圖一:購買下單之email通知,當時只有Scanned pages的版本。
圖二:近日Play 商店之書籍介紹已提供 Flowing text 版本。

圖一為三月份我透過我的Google帳號(設定好Google Wallet綁信用卡)直接在手機的Google圖書(Play商店服務之一)按下購買,很快的就取得這本書的 Scanned pages,即掃描版本電子書,然而近日若在從 Play 商店看這本書的資訊會發現已經提供了 Flowing text (文字重排) 的版本了(圖二)。

當初買到的書籍只有掃描版本,呈現的會是跟看紙本書的版面接近一樣,但是手機畫面太小基本上要看清楚內容的話必須要雙擊畫面來放大,但是只要一放大就只會有局部的畫面,這是掃描版本的缺陷,昨天再開啟這本書時則是可以呈現文字重排的內容,當然在手機App的介面亦可切換成文字重排的版本。見圖三、圖四、圖五。
圖三:手機開啟呈現的掃描版本,版面跟紙本書一致,但是跨頁的設計是無法呈現的。

圖四:點擊畫面中間可出現右上方的進階功能按鈕,有目錄、字型版面調整跟查詢等功能。

圖五:最右上角的按鈕亦可切換掃描版本與文字重排版本。


在圖一可以看到寫了"Best for: Web, Tablet",如果有七吋以上的平板或是 iPad 的話,開啟掃描版本會比較像是在看紙本書版面的感覺,畢竟紙本書有經過專業排版,但是文字就是被固定住了,放大想看更清楚勢必都是只有局部呈現,較小的平板看其實說真的也不是說很清楚。圖六、圖七所呈現的便是在五吋的蝴蝶機一代所呈現的畫面,文字字型為預設,標題部分有顏色的設定,文字大小清晰甚至還可以依個人喜好再去調整大小。

圖六:切換成文字重排的版面預覽

圖七:文字重排之後手機的畫面呈現清楚的文字內容。
Google Play 圖書對於使用者而言最方便的莫過於幾乎在任何可以連上網路的載具上面都可以閱讀已經購買的書籍,而且還不限制所使用的裝置數量,本來對於有權限進入該平台的使用者本來就不應該限制,這才是帳號控管的基本原則,可惜國內跟圖書館有關的電子書服務供應商思維(或不合時宜的法規限制吧...)總是無法突破,所提供的平台服務當然也限制使用者在很多方面的使用環境,其實在是對國內整個電子書發展滯礙難行最明顯的表現。另一方面,因為過多的限制,便很難持續改善到讓使用者滿意的體驗,儘管每年持續透過政府採購的流程拿到一些合作案子,每每推出的系統介面都是以桌上型電腦使用者為主,很多時候都排除行動載具的使用者,殊不知行動裝置使用者成長速度之快,無法透過手邊裝置來使用的平台,就會是被淘汰的。


圖八:電腦版Chrome線上閱讀畫面,並設定Chrome使用思源字體。


圖九:Chrome線上閱讀,文字增大,更適合年長者閱讀。
圖八、圖九兩張便是使用電腦的Chrome瀏覽器來進行線上閱讀,並且我把Chrome預設的字型採用的是 Google 跟 Adobe 推出的思源黑體字型(可參考這篇),是滿適合螢幕閱讀的一種字體,中文書裡常把西元年的數字「零」用「○」呈現,Android手機預設系統字體一開就會變小,不太好看,若Android裝置未來能預設有思源字體的話,相信會是大幅度的改善中文字體的呈現效果。

很高興的是,還是有出版社能持續的對於書籍提供了 固定版面(掃描版面,屬PDF) 與文字重排(應屬於EPUB)的兩種格式,此書為遠流所出版的,於今年423的世界閱讀日也積極的行銷推廣在其投資的「台灣雲端書庫」的電子書平台,相信他們有了解到使用者閱讀文字重排版本的電子書相關的體驗是不容忽視的,當然也希望更多出版社也多考慮這一領域,雖然對於從事編輯的人來說肯定是工作量的增加,但是也不需要恐懼甚至排斥,勇敢面對積極學習相關細節的製作,才是表現專業的出版水準與態度。

學習網頁前端的資源

By
這篇 看到跟網站技術有關的文章,尤其是想要學習更專精的網站技術者,相信看了一兩篇就會有感覺:所學不足!
 

以下收錄未來要花時間多自學的資源網站:
待續...(隨時來補充)

閱讀《灣生回家》一書有感

By
最近一個週末來到目前居住附近的金石堂書局看書,看到了兩本跟「回家」有關的書,其中之一是《灣生回家》這本,由灣生後代田中實加(目前存疑?-2016/12/27)因為拍攝「灣生回家」紀錄片,後續才有這本書,因為歷史因素,台灣被割讓給日本之後,臺灣總督府在當時的花蓮港廳建立了吉野(現花蓮吉安鄉)、豐田(現花蓮壽豐鄉)、林田(現花蓮萬榮鄉)等多個移民村,又因為日本的軍國主義導致日本戰敗,後來這些在台灣的日本人被遣返回日本,造成很多生離死別的故事,也讓作者田中實加努力13年的努力記錄,讓我們可以把跟花蓮有關但是卻消失的記憶或記錄,被拼湊起來。



這本書前面把移民村的成因、發展稍微說明了,生在北花蓮的我,過去對於花蓮市的發展,日本人在台的規劃或建設開墾(破壞了原始環境),棋盤式的街道規劃,不僅是行政中心花蓮港廳的所在如此,依著早期的花蓮窄軌鐵路線串連起來的吉野移民村、豐田移民村到林田移民村,是對於現在的花蓮整個發展有絕對的影響,當然也造成現在人口增加之後的限制問題。

什麼是灣生?這是日本人對於戰後從台灣被遣返回國的當時在台日人,是一種貶意之詞。


從書中的翻拍歷史照片,可以看到當時的花蓮港口就是現在的南濱海岸,當時岸邊向外延伸好幾百公尺,現在則是倒退到下水都很危險。而我看到豐田移民村,也讓我很想多了解一些我母親生長的地方,我母親一家是客家人,從書上得知應該是日治前就從台灣西部移居到花蓮壽豐一代,當時應該是豐田移民村的外圍,在日本北遣返回去之後,才居住到現在的豐田家,小時候我待過的外婆家也是大舅家,就在豐田車站一出來的中山路上的一家木造房屋,2004年當兵放假時我還有特別去騎車拍照。這幾年跟家人去拜訪大舅時,木造屋的前半段已經毀損拆除,後半段則還在,但是只用來當做柴房。這個木造房屋,是我母親出生、成長的地方,附近則有碧蓮寺的牌坊,也是日治時的神社入口。

今年過年有去豐田,所以拍了一些照片放在Facebook上,第一張就是神社入口處。

吉野移民村最近幾年因為景點慶修院,吸引很多觀光客,但是能了解歷史因素,我覺得更為重要!因為書中有寫,這是當時蓋給移民村民作為一個信仰中心所在。附近的尋常小學校(吉安國小)、役所(現吉安鄉公所)、郵便局等設施所在,還有灌溉渠道或是水力發電,若認真算一算使用超過五十年,實在是很強的建設。但是現在在這一帶走,幾乎看不太到日式建築,但是棋盤式街道的規劃,從Google地圖看的就會很清楚。


2014年暢銷書榜電子書出版狀況統計by Al Chen

By
2014年度的網路書店銷售排行榜統計數字來看台灣的電子書出版狀況,原 Al Chen 所發表的內文請直接參考臉書社團:台灣電子書研究基地的這一篇[連結]

我簡單整理成投影片[PDF格式]放在 BOX 的雲端空間:
https://app.box.com/s/zq9tg4554rokp2aj6dp7

嵌入版: